seo学途外链网 新闻 从美国制度到特朗普,浅析开始走向坠落的美国

从美国制度到特朗普,浅析开始走向坠落的美国

美国的民主制度在设计之初有三个目的,第一个是防止专制政治,这个最广为人知。但第二个一般人却不太留意,即是防止暴民政治。而第三个,大家肯定想不到,就是防止党派之争。 显然第三个早就失败了,在此不在多说,只说第二点,防止暴民政治。

从美国制度到特朗普,浅析开始走向坠落的美国
从美国制度到特朗普,浅析开始走向坠落的美国

具体的方法是,民众只能通过选票来选择候选人,但是并不能直接对国家政策做出抉择。这样做的好处是,让专业人士做专业的事情。就好比你去医院,你可以选择让那个医生给你看病,但是不用担心给你做手术的是开挖掘机的。如果让开挖掘机的来给人做手术,显然这个病人能存活的概率非常小。与之相反的就是雅典的民主制度,雅典民主制度是全民(公民)直接参加公投来决定政策,比如杀死苏格拉底,在局势不利的情况下继续跟斯巴达开战……。

美国的民主制度之所以这么多年运作得没有问题,就是因为这套防爆民政治的体系一直与时俱进。首先,如我提到的美国制度里决策是靠职业政客而非人民直接参与政治决策。其次,所有候选人都被一定程度筛选过。那些言行举止违背常识的候选人,会被一只看不见的手给拿走。

这只“看不见的手”在美国建国之初是给于财产达到某个数值的人选举权,也就是说如果你的资产达不到某个数目,你是没有选举权的。美国建国之初有选举权的农场主和资本家,他们的价值观保证了候选人的基本底线。所以这样做就在选民层面把乌合之众的“暴民”给剔除了。而后随着选民范围的不断扩大,这只“看不见的手”则是媒体。你没看错!媒体起到了一个筛选作用。尽管媒体之间也有不同的价值,但在不同价值后面仍然有强大的共识,那些具有影响力的媒体的后面都是精英,如果得罪了这些精英,那么这个人就等于是政治自杀。

如此一来,总统候选人必须在言行上符合一定标准,没有前科,没有黑料。以早前医生的例子来说,媒体的作用就相当于医师资格的考试,通过了给个资格证,就可以行医了。当然,通过考试的不见得都是好医生,可是总归保证了那些神棍,骗子不会混进来。

这套玩法进行了很多年,行之有效。但在特朗普这里玩脱了!

这并不是因为特朗普本身有多么了不起,而是互联网技术改变了人们获取信息的手段。特朗普用推特绕过了传统媒体,直接跟人民对话。如此一来,哪怕传统媒体不喜欢他也没法封杀他,哪怕传统媒体集体抹黑他,人们有了其他信息的来源,根本就不看传统媒体。可以这么说,互联网技术让美国制度中那个防止暴民政治的防火墙给崩塌了。

在理想情况下,民主制度是以精英为榜样,让人民参与政治,而后提高整个国家国民的政治素养,以最大限度的达成最广泛的社会共识。但当总统连常识都要不断挑战的时候,民主就会变成政客以暴民喜恶来发表言论,纵容和怂恿暴民挑战基本常识,挑战科学的暴民政治。

如此一来,国民的政治素养非但没有提高反而下降;社会的广泛共识非但没有达成反而撕裂;人民放弃对事实进行客观理性的判断和思考而只依照政治立场来判断敌我。就好比篮球比赛的裁判,如果不按照客观规则判罚,而是哪边球迷人多就偏向哪边,那么篮球比赛最终就会变成一场球迷间的战争。

与之相类似,在美国的今天这种靠看客的呼声来判断是非的做法已成为常态。而这就是暴民政治的基本表现,也即是,本应作为仲裁的政要,舍弃了自我的公正性,客观性,和对长远利益的考量,只去投机,取悦选民。

要知道哪怕是不走的表一天也会准两次,今天到处都有号称能治愈癌症的巫医四处招摇撞骗。如果听听他们的说辞,他们几乎每个人手上也都有“被治愈”的神奇案例。比如早年的胡万林,就靠一味“芒硝”愣是治愈了很多人。当然如果仔细考量,他治死的人其实更多。

所以,把巫医放到正规医院里当院长,不用我说大家就知道这个医院肯定也能治愈不少病人,但同时致死率也会飙升。同理,把特朗普这种大巫师放到总统的位置上,哪怕他真的碰巧做对了几次事情,其伤害必然比贡献要大得多。

因为美国政治正在迅速蜕变成“暴民政治”,未来,这种损人不利己的奇葩操作还会继续。不仅会继续,而且会成为常态。而且特朗普带来的破坏不会随着他的离任而结束。

潘多拉的盒子一旦打开,怪物就再也收不回去,后面更离谱的事情还会层出不穷,而且不仅仅是针对中国。仇恨的种子会继续生长,最终会变成仇视自己人。须知道,人在任何时候都可以找到甩锅的对象,任何时候都有怨天尤人的理由,任何时候都可以拍拍屁股说错不在我。

我一直都相信,常识之所以是常识是因为试图颠覆它的人都会失败。但是投机主义者往往不这么认为,因为从历史规律上来看,历史有的时候会非常吊诡会在短期呈现出违反常识的事件,所以颠覆常识在短期可以获得巨大的利润。

这也就是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投机客对人类最广泛的常识发起进攻。但是,对于一个大规模的组织来说,颠覆常识万万不可以的,因为它将让组织失去凝聚力和公信力。对于国家这种组织来说,凝聚力和公信力比组织一时的得失要重要得多。而且可以这样说,越是在艰难的时刻坚持底线,越是能为组织换取巨大的公信力,越是能在长期让组织更具备向心力,凝聚力和公信力。

所以,今天的美国恰恰应该坚持他的理念,继续承担大国的责任,这样才不至于让所有人觉得,美国不过是一个利益集团,不过是一个普通国家。

要明白,当人们不再相信美国是民主自由的灯塔,不再相信美国的政治宣传,不再认为美国不一样,那么美国将会迅速失去其神圣感和道德至高点。一旦如此,美国在国际上的任何事物都只能通过钱财和武力开路,其效率会十分低下,而且所有的事物都需要喋喋不休的讨价还价,翻来覆去。类似的例子就是苏联,当他四处援助不计回报,把共产主义当做国家理想的时候,苏联是蒸蒸日上的。而当苏联变成一个利益集团,在周边进行扩张,欺压邻国,攫取利益的时候,苏联解体的种子就此埋下。

因此,国家是不能当作公司来经营的。因为评价公司的好坏也许可以用它是否合法,是否可以盈利来判断。但是评价一个国家好坏却不能用这两条来简单判断。首先,国家本身就是制定规则的政治体,并没有另外的权威机构可以制约一个国家。所以如果国家不遵守道德,没有人可以制约它,而它在一定的时期就可以为所欲为。

其次,国家利益包含很多重,并非股市大盘,失业率可以衡量。用一个指标来治理国家再加上国家没有制约,最后就会使得这个国家全面失衡,也即是围绕着某个指标浪费资源,而其他方面却捉襟见肘。

比如特朗普专注于国家的经济效益,所以一上台就大幅度削减了防疫部门的人员和资金,还有为了政治利益迫不及待地仓促废除了全民医保。在新冠肺炎爆发的时候,这些被裁剪的机构和废除的医保,都使得疫情对美国的影响更加严重。

据路透社的消息,在2019冠状病毒疫情暴发的几个月前,美国政府裁撤了一个驻京美国公共卫生官员的职位,该职位旨在协助侦察中国国内疾病的暴发。

换而言之,从牙缝里挤出的那点儿经济利益,最终要几百倍,几万倍地归还。这就是用经营企业的方法来经营国家的恶果。

又比如,川普称病毒为“中国病毒”,短期也许有助于他转移国内矛盾,甚至有助于他赢得大选。但是它却在中美之间埋下了仇恨的种子。现在的局势非常明显,不久全世界的产能都会停摆,只有中国的产能有望恢复,所以美国的经济复苏,到头来肯定是要靠中国。口罩,呼吸机,就算美国使用紧急条款,这些急需物资的缺口依然只有中国能帮忙补上。这个时候的嚣张跋扈,逞口舌之快,跟削减防疫经费的操作一样,未来肯定又要付出极大的代价才能恢复。

这些川普颠覆的常识,随着时间的推进,一个一个都将让美国付出更大更多的代价。引用早前的例子,这就好比巫医用鸦片给人治病,最终病没治好还染上了毒瘾。这也正是美国的现状,结构性的问题一个都没有解决,但是经济上量化宽松,政治上排外民粹的毒瘾却染上了。再大的家业,也经不住吸毒的挥霍。

最后,也是最关键的,国家是一个文化和文明的载体。譬如抗日战争,无数中国人抛头颅洒热血并不是为了自己工资条上加个0。事实上,如果中国人愿意,跟日本妥协,很多人都不会家破人亡,国家也不会成为一片焦土,而且当时中国的很多精英,只要投降,金钱和女人一样都不缺。但是当时中国人哪怕是目不识丁的农民也不愿意投降。在敌占区,只要有人组织抵抗,民众就竭尽所能的去帮助,甚至伪军也通过各种方式给抗日武装行方便。中国人当年以三千万条性命誓死维护的,并不是高官厚禄,金钱女人,也不是政府或者主义。中国人誓死捍卫的是中华的文明,是诗经里的“杨柳依依”,是李太白的“黄河之水”,是李易安的“绿肥红瘦”……

因此从更高纬度上来说,一个合格的领导人还要为自己国家承载的文明添砖加瓦。这在中国古代被称为,“文治”,也就是曹丕在《典论》里说的:盖文章,经国之大业,不朽之盛事。年寿有时而尽,荣乐止乎其身,二者必至之常期,未若文章之无穷。

如果考虑这个维度,那么川普对美国文明的破坏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美国本身是一个移民国家,它强大的根本是全世界的人才都相信美国是一个可以让他们一展宏图的平台,尊重他们,欣赏他们,给他们机会,帮他们成就事业。

因着这份信任,全球58%的投资投在美国的股市(中国只有4%),十几万理工硕博从全世界到美国来为美国效力。而如今在特朗普的领导下美国正在蜕变成一个民粹国家,排外,仇外,反智。当灯塔的灯熄灭,人才和资产将不再会聚集在美国。

讽刺的是,在这种情况下,特朗普为了短期的政治利益还在不断施压中国,让中国开放金融,开放资本,非要逼着中国点亮自己的灯塔。他的原意当然是想通过打开中国市场来赚取更多利润,但殊不知,自家灯灭去让别人开灯会带来什么样可怕的后果。

有人痛恨伪君子觉得伪君子伪善,可是如果连伪善都不去做了,那岂非更加可怕?

川普表现出来的流氓地痞属性甚至比不上胡子出身的张作霖。说到张作霖我再插一句,要说兵强马壮,武器先进,资金雄厚民国各派势力又有几个比得上张作霖。可是争地盘,抢大洋,坐拥钱与枪的大军阀,不是先被国民革命军暴揍,再被最穷的共产党收编?为什么?因为大帅只能给自己收下那点儿人钱却不能给所有人希望,更谈不上为一个文明的发展做出贡献,这样的草头王哪里有可能取得最终胜利。

再看川普的一系列做法,世界上又有哪个国家是希望这样的美国做大做强,希望这样的美国优先呢?哪怕是日本,韩国,沙特,德国甚至英国,他们真的愿意川普式的美国强大吗?

我觉得,我们在看特朗普这种愚蠢行为的同时,也应该深刻自省。其实来自中国不理性的声音也非常巨大。今天,一篇类似《美国完蛋了!》《中国男人配不上中国女人!》《美国怕了!……》这样的文章的在网上点击率高得吓人。所以我们不难想象,如果我们也采用类似美国现在这样的暴民政治体制,我们会选上一个什么样的领导人?

如果回顾历史,我们会发现每当技术进步,尤其是通讯技术进步的时候,就会对原有的政治制度产生巨大的冲击。比如民选上台的希特勒就是通过先进的通信技术把德国的暴民政治发挥到了极致:希特勒命令研制一台成本非常低的收音机,并且大批量生产,每个家庭都可以免费领一台收音机。

现在很多人把希特勒看作是专制的代表,认为德国纳粹纯粹只是因为所谓的专制。但其实,专制只是一个现象并不是真正的原因,真正的原因就是新的通信技术绕过了原有政治制度的防火墙引爆了民粹主义的炸弹,激发了狭隘偏激的暴民政治。暴民政治才是灾难的源泉因为暴民政治是非理性的,不负责的和短视的。

“德国人吃亏了,犹太人都是骗子,杀掉他们……”, “美国人吃亏了,建制派都是骗子,把他们关起来……”熟悉的配方,一样的味道! 事实上,同样的言论在中国也有着广泛的呼声,“为什么我们要援助其他国家?”,“政府都是贪官污吏”,“中国吃亏了……”

所以,在互联网技术不断改变我们生活的同时,民众舆情如何疏导,政府如何用好互联网技术把正确的理念传达给民众,我们又该如何不因为迎合自己喜好的推送而变得极端和反智,这都是很需要思考和解决的问题。

川普应该作为一个反面教材来让我们的制度更加完善,而不应该仅仅把目光焦距在他的杂音和噪音上。总之,只要我们永远迎难直上,永远专注于解决自身结构性问题,无论外界杂音如何都不会影响我们的进步。反之,如果我们因为这些聒噪而分心,把注意力放到了一些表面的文章上,甚至跟人斗嘴置气做出不理性的行为。那么我们就真的被拉下水,大家半斤八两谁都好不到哪里去。中国的强大,中国的正确并不需要美国总统来认可!

最后,我大胆预言,美国最不靠谱的总统绝对不会是川普。还会有更加极端和短视的总统再次涌现,大家系好安全带。看着暴民政治是如何把美国这个比肩大唐的超级大唐的超级大国给败坏掉的。

同时,我还有一个猜测,美国也并不会因此就彻底衰微。因为文明的坚韧超乎想象,希腊雅典废墟之上能够建立起罗马,安史之乱后的大唐也维系了百年。文明是不会那么容易就被摧毁。新技术只会冲击到原有的文明,很难彻底将它摧毁。德国在被纳粹洗礼后,依然强大。所以我们应该放弃一种狭隘的想法,觉得在互联网技术的冲击下美国就会彻底衰败。相反,如果美国在政治制度上加以完善,重新整合,它很快有能焕发活力。这个过程可能很长,也可能损失很大,但一旦完成,就如中国率先控制住疫情一样,反而会焕发更大的优势。

也即是说,我们没有多少时间沾沾自喜。国内大把的问题还要踏踏实实一个一个的解决。至于暂时比美国优越,并不是多么大不了的事情。眼光还是要放得长远,着眼于制度,着眼于文明,着眼于为人类做出贡献。把我们文明的灯塔点亮,开放胸襟,海纳百川。

从地缘政治来考量,中国周边强权林立,核武国家就超过四个, 没有美国得天独厚的地理条件,不可能如美国一样以霸道行天下。中国唯一的出路就是,就是更加包容,更加豁达,更加无私和更加有责任感。而这需要我们的人民更加大气,更加有担当,更加识大体。如孔夫子所说:远人不服,则修文德以来之。

我们不应当仅仅强调中华民族的崛起,还要给世界带来更好的远景和希望。如果做不到这些,我们会比美国更快的失败,哪怕我们能够登上巅峰。

更多行业新闻,请登录:http://www.7cji.com/article/

本文内容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如不慎侵权,在此深表歉意,可联系QQ:724413399,我们将在收到反馈后72小时内将侵权内容进行删除,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seoxuetu.cn/news/6948.html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在线咨询: QQ交谈

邮箱: 724413399@qq.com

节假不休,全年365天在线!
返回顶部